分享
2015-05-29    第36期
 
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入酒疑点重重
  导语:近日,卫计委为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公开征求意见,而允许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产品仅为白酒。“黄金酒”真的要来了。但除了网友抵制,一些行业协会和专家的态度也不积极。“黄金酒”真的不能喝么?此举为何引发舆论一边倒反对? >>>>[详细]
  金其实是一种正常的食品添加剂,白酒加金箔也不新鲜
征求意见将金箔用于白酒,但未说明为何在白酒中添加金箔以及添加金箔的好处
  征求意见将金箔用于白酒,但未说明为何在白酒中添加金箔以及添加金箔的好处
  金是一种正常的食品添加剂,在国际上已有应用
  “吞金自杀”是古代文学作品中常有的情节,因此当纯度达到99.99%的金箔(黄金锤成的薄片)或许真的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时,关乎性命之事,网友不可能不担忧。
  的确,古代文献里记载了一些吞金而亡的案例,但主要是因为吞下的金块太大,造成肠胃穿孔等物理损伤导致的,加之当时冶炼技术有限,金的纯度并不高,常含有其他有毒杂质。现代医学证明,纯金是无毒的,吞入纯金物件并不会引起中毒死亡。上世纪70-80年代,国际权威风险评估组织——粮农组织/世卫组织食品添加剂专家联合委员会(JECFA)的评估结果显示,可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的金属金,并不会产生危害风险,不需要设定安全值。(在卫计委的征求意见稿里,白酒中的使用量是0.02g/kg,喝一斤酒也才0.01g黄金。)1983年,9999自然纯金被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列入食品添加剂范畴。
  事实上,金作为正常的食品添加剂,在国际上已有应用。在美国、欧盟等,金属金常用于一些糖果、巧克力的涂层。而在东南亚一些国家,吃金甚为流行,例如日本一些地方的特产就是金箔和金箔食品,类似金箔咖啡、冰淇淋、金箔糖和一种凉饼,日本的金箔清酒更是世界闻名。
  那么,“金箔入酒”为何引起轩然大波?
  原卫生部曾明确禁止把金箔添加到白酒,现在为何突然添加,函件只字未提
  如前文所述,金箔作为一种食品添加剂,在国际上已有应用,而添加金箔的白酒在中国市场上并不新鲜。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食金之风”更甚,据《中国质量报》2006年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有31家企业生产金箔酒。虽然是否真的具备“保健”作用存疑,但这些酒成了市场上的高档抢手货,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但一直以来,金箔酒并未获得合法地位。2001年,在原卫生部回复江苏省卫生厅关于对“金箔酒进行卫生监督有关问题的请示”中,以“金箔既不是酒类食品的生产原料,也不能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明确禁止把金箔添加到白酒中,也就是说,之前商场上无论生产还是销售金箔酒都涉嫌违法,现在突然开始征求意见将金箔加入白酒中又是些什么原因和理由呢?函件只字未提。
原卫生部曾明确禁止把金箔添加到白酒中
  原卫生部曾明确禁止把金箔添加到白酒中
  公众“谈添加剂色变”,“金箔入酒”的安全性评估却并不为公众知晓
  国际上已有权威安全评估,白酒中加入少量的金箔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但这不能是金箔可以算作食品添加剂的原因。根据《食品安全法》,中国对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的管理采取审批制度。卫计委负责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的安全性的审查以及评审工作。>>>>[详细]
  依《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管理办法》的要求,食品添加剂允许使用的前提,应当在技术上确有必要且经过风险评估证明安全可靠。而在关于“金箔入酒”的征求意见函中,申报单位的安全性评估材料是否充分,金箔入酒有没有经过专业的必要性论证等相关信息,公众都不得而知。而事实上,目前国内针对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方面研究并不多,专家层面甚至没有就此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例如,白酒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等行业协会专家就表示仅从酿造工艺来说,白酒里加入金箔,没有任何意义和技术必要。
  而食品安全事件频频被曝光,早让人们对食品添加剂谈之色变。根据去年7月份中青舆情监测室的调查数据显示,64.7%的网民对食品添加剂持否定态度。
  结合一些“黄金酒”又会大吹特吹自己被列为“政府采购重点推荐产品”,更加可疑
  根据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规定,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的金属金,可用于药品、酒类、糕点、化妆品等添加成分。在中国,除了“金箔酒”,金箔饭、金箔化妆品等同样未获得合法地位,而此次卫计委为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公开征求意见,允许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产品仅为白酒,难免叫人怀疑。>>>>[详细]
  而一些黄金酒喜欢大吹特吹自己有身份。例如一款名为丛台黄金酒的品牌就自称是国家商务部、国际商报社、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北京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列为的“全国政府采购重点推荐产品”、“全国政府采购论坛 人民大会堂会议指定用酒”。事实上,这些鼓吹并不可靠,在官方网站上查不到任何的资料,然而,这种自吹确实加深了人们的疑问。
  “金箔入酒”不是不行,但要讲清楚为什么入、如何入
  食品添加剂管理程序不透明、不规范、不完善常常出现,“金箔入酒”非个案
  按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CFSA)所说,此次“金箔入酒”其实是再次征求意见。去年8月,有申请人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的申请,后者依照相关程序组织安全性技术评审并上网公开征求意见(不过公众和媒体未关注到)。在这一个月内,标准管理部门组织了专家评审,未收到任何不同意见。CFSA还表示这种再次征求意见的做法并非常规做法,而是特例。
  事实上,公众和媒体对添加剂的敏感程度早已“谈添加剂色变”,加之“黄金”和“白酒”如此挑逗公众神经的元素,公众和媒体未关注到“金箔入酒”可能性较低。而一项如此有话题性的公共卫生政策,未被公众及时关注,更说明程序不透明、不规范、不完善。
  2010年12月,原卫生部监督局对是否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剂公开征求意见,公告称将设1年的过渡期限,拟从明年12月起禁用面粉增白剂。比“金箔入酒”稍好,意见给出“现在面粉的加工技术已经不需要面粉添加剂了”,但也并未说明为什么不需要。而既然已经决定了面粉增白剂一年后停用,就不应该叫做征求意见,应该称之为异议期。
  完善申请食品添加剂新品程序,取决于公开透明的监管策略和信息披露机制
  与中国一样,美国、日本等国家对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的管理也是采取审批制度。为何中国的公众质疑的是“潜”着的东西?这主要取决于有没有公开透明的监管策略和信息披露机制。
  在中国,卫计委全权负责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的安全性的审查以及评审工作,只要上了卫计委的白名单,基本就无后顾之忧。而在美国、欧盟等国家,虽然也有行政部门主持审查工作,但同时有外力监管。
  例如欧盟食品安全局的食品添加剂和食品补充营养源小组(ANS)的遴选程序为:食品安全局公布条件,全欧盟范围内的专家自由报名,安全局遴选,结果必须在网站上公布,同时还公布专家们的简历、主要学术成果等。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从2010年开始,坚持开展公开透明性计划,除了涉及FDA本身的运作,还把FDA监管食品和药品企业的流程公开。同时,FDA会根据美国的《信息公开法》,定期公布所有依据该法律向FDA请求信息公开的申请,并公布回答,以便监管。
  结语:
  “金箔入酒”不是不可以,但有关部门关键要讲清楚为什么入。要满足民众的知情权,亦要给予其选择权。
  • 您的立场

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入酒疑点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