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农经网 > 每日农经 > 视频点播 >

每日农经:大红袍麻香市场

相关视频

次播放

分享:

视频简介
大红袍麻香市场   有一种名气极大的茶叶叫大红袍,品质极高。那么您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红袍吗?不过此大红袍非彼大红袍,它不是茶叶, ...详情
大红袍麻香市场
  有一种名气极大的茶叶叫大红袍,品质极高。那么您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红袍吗?不过此大红袍非彼大红袍,它不是茶叶,但也极具魅力,它是什么呢?
  按理说,赵新民老赵的日常,可以坐在餐馆里点上一碗热腾腾的饸饹面,再不然就跟着老伙伴们在村口听上一会秦腔,或是陪着老伴在家收拾收拾花草。
  可是到了每年的此时,不只老赵,陕西省韩城市的种植户们啊,都在为它忙。
  大爷:小刘,你看,这就是我们韩城的大红袍花椒,你看这花椒好不好?
  刘畅:这鲜花椒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颜色是红中透着黄,一簇簇,有点像小浆果或者小酸枣的感觉。尤其您看现在是硕果累累的,是不是还挺诱人的?
  原来让大家忙活得不可开交的,正是眼前这些娇艳欲滴的小花椒。每年八月是韩城花椒的收获季节,也是刚巧可以尝到鲜椒味道的好机会。
  刘畅:大爷,好像这个不是很麻啊?
  大爷:你用牙齿咬一咬就感觉到麻了。
  刘畅:我用牙齿咬了之后呢,它的表皮是嫩嫩的,里面有一个壳,咬了之后,这个麻的感觉充斥了整个口腔,然后我感觉我的嘴,整个口腔都像快炸了一样。
  大爷:都麻麻的了,这下你可算记住我们韩城大红袍的味道了。
  韩城,一年日照时间达2436小时,充足的阳光与丰沛的雨水和坡地的完美搭配,不涝不旱,刚好满足花椒的生长需求。不知道是不是种花椒省心的缘故,老赵根本看不出已经72岁。
  大爷:知不知道我们韩城大红袍的四大质量优势,就是粒大肉丰,色泽鲜艳,香味浓郁,麻味适中。
  韩城人非常满意自己的花椒,这份骄傲可能源于韩城当地600多年的花椒种植历史,丰富的经验,让他们收获精致的果实,也有了别样的小情趣。
  大哥:你等下,我把这个送给你。
  女孩:人家都送玫瑰花,玫瑰花多好看啊,花椒麻麻的。
  大哥:没有这花椒我怎么能盖得起房子,怎么能娶得起你呢?
  女孩:人家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其实打春秋时期起,因为多子的寓意,花椒就被当作男女之间的定情信物,现在呢,它又成了韩城人致富的宝贝。不过有甜蜜呢,就难免有烦恼,老赵的烦恼是……
  刘畅:这片长得都不错啊,就从这片开始摘吧。这瓜果梨桃我都采摘过,这花椒看起来也没什么采摘难度,您看它都是一串串的,应该就捋下来就行了吧,我就摘这块了啊。啊!好疼。
  大爷:我刚要告诉你,花椒是有刺的。可不轻,怪可怜的,哈哈哈。
  刘畅:大爷,以后有刺这种事应该先说啊。
  大爷:像我们这手上,不知道扎了多少刺了。
  看看老赵的手,再细看看这花椒枝条上隐藏的又尖又短的刺,也难怪烦心了,尖刺可以对付各种手套的防御,即使再有经验的采摘大姐,也难能幸免。
  再加上花椒表皮布满的这些鼓鼓的油包,一触即破,娇嫩得很,它们是花椒麻香味的来源,因此,再大片的花椒林,也要靠人一点点的摘完。
  大姐:一天就是一斤两块钱,能摘两棵到三棵树,共60——70斤,大概早上5点就起来,采摘到晚上7点。
  特地来韩城采摘花椒的人,在当地被称为椒客,成百上千只是个小数字,椒客,每年的韩城都需要十万余位,这是种植户们最大的成本。
  种植户:基本上不到1000棵树,一共80多亩,干椒今年产15000斤左右,鲜椒就是6万多斤,从种植户手里收走的价格是40多元钱,毛收入50万——60万元,抛去成本30余万。
  种植户:种植面积8亩,一共栽了600多棵树,今年估计就是2000斤干椒产量,一年能赚6万多元钱,按我来说,就够多了。
  短暂的收获季中,所有人都在为花椒的麻香做着一场松懈不得的保卫战。晌午阳光刚好,去掉水分后的花椒,麻香可以保留一年之久,每四斤鲜椒晾晒后可以得到一斤干椒。老赵有着自己独特的技巧,市场也有着自己不同的需求。
  收购商:我是来自河南的,我们胡辣汤的主要原料就是花椒。到韩城来已经将近4年了,一年大概收购4万多斤,今年每斤将近50元钱。
  经销商:客户基本上东北的、河南的、四川的都有,基本上全国各地的都来了。
  小花椒卖到每斤50元,这在当地可是历年来的最高价。但价格再变,对于生活,阿姨们有着属于自己不变的东西。
  想让清脆的洋芋变得绵软,必须狠下心来爆炒一番,花椒是解放洋芋寡淡的救兵。
  不知道是谁最先发现了这种让舌头震颤的植物,但事实证明,很多人对它欲罢不能。
  消费者:我们是韩城人,无论大小都可以吃的。
  小花椒,也许早不再小,它成了一个城市的味道,也成了这个城市的脊梁。
  局长:今年预计韩城要突破2400万公斤,今年韩城花椒的产值,将突破20个亿。椒农种植这块,大概是4万余户,每人年均增收可以达到13000元钱。
  夏去秋来,又一个花椒收获季过去了,老赵终于松了口气,呈现出一个种植户最安然自得的状态,与土地结交,与不差厘毫的种植方式结交。
收起